蜗牛派带你拆弹乐视IPO,深挖这颗7年前就埋下的“雷”

作者 |?李思谊?邬川

编辑 |?刘利平 暴剑光

X女士第一次见到贾?#23601;?#26159;在2009年9月19日,北京光华路的东方梅地亚中心。

彼时,贾还是个?#27704;?#27809;上过头条的“生面孔?#20445;?#38738;涩却野心勃勃,他苦心运作了5年的“乐视网”正欲冲击行将开闸的创业板,但因名不见经传、背景神秘而备受质疑。

而X女士在券商行业已混迹多年,在当时如日中天、抢夺项目作风凶猛彪悍的平安证券战功卓绝、意气风发。

这一天,与X女士一同拜会贾?#23601;?#30340;是平安证券陈拥军。但这只是一场“碰头会?#20445;?#38472;拥军与贾相熟,早已基本拿下乐视网IPO项目这庄单子,碰头的原因是希望敲定乐视网的?#40092;?#35268;划、申报时间以及?#40092;?#27493;骤等。

仅半个月之后,由陈拥军担任组长的6人团队即正式进驻乐视网,开始启动IPO保荐工作。作为乐视网IPO项目一员,直到此时X女士才知晓,此庄单子平安证券是接了个“烫手?#25509;蟆保?#24403;时觉得做乐视的项目是我经历过所有项目里面最波折的”。

此时,X女士没有想?#21073;?年之后,她做的这庄单子会卷入震动市场的“李量案?#20445;?#20197;及中国证监会多名发审委委员被查案;甚至受市场广泛质疑的乐视网IPO涉财务造假。

此时,她更不敢想象的是乐视网这个“小项目”在后来市值会一路上涨至1500亿元,却在短短两年间兵败如山倒,“乐视网”?#40092;?#20844;司如今成为整个资本市场的定时炸弹,无数投资者被套牢,前景难测。

无比尴尬的是,2017年12月,平安证券甚至也不得不将贾?#23601;?#21578;上法庭,以追讨近4.8亿元的初始交易金额、律师费等。

2018年1月2日,已滞留美国近半年的贾?#23601;?#21457;布声明,?#24179;?#20048;视网的债务问题委托给妻子甘薇和哥哥贾跃民,并称“会竭尽全力清偿债务和消除影响”。

乐视网IPO一事究竟是否涉及造假,亦或面临其他问题,事关停牌中的“乐视网”的命运走向。

一个多月以来,腾讯《棱镜》辗转面访到了乐视网IPO保荐团队两位核心成员,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,贾?#23601;?#26412;人以?#23433;?#19982;乐视网IPO项目的内部人士。还原了乐视网在冲刺?#40092;?#36807;程中多个关键?#26041;?#21450;关键问题上的处理始末。

平安证券“火线救场”

乐视网IPO的单子,平安证券不是抢来的,而更多是“救火者”的角色。

腾讯《棱镜?#27867;?#23454;?#21073;?#22312;平安证券接受乐视网IPO项目前,贾?#23601;?#33267;少与两家券商有过深度谈判,但这两家券商均在进场之前选择?#29260;?/p>

其中之一是西南证券。“由于财务问题和真实性问题,内部会议否决了。”一位接近西南证券乐视IPO项目组的人员告诉腾讯《棱镜》,当时乐视项目团队发现一些财务的真实性问题,但乐视方面无法给出合理解释。

最终,西南证券在内部会议中否决了乐视网IPO保荐项目。腾讯《棱镜》暂时未联系上西南证券官方置评此事。

另一?#20197;?#28145;度接触乐视网IPO项目的是银河证券,但最?#25214;?#19981;了了之。

彼时的平安证券风头正盛,在中小板?#40092;?#39033;目数量方面连续几年行业第一。“项目太多了,找平安的也多。”在陈拥军团队中,另一位人士对腾讯《棱镜》称,“当时平安证券的项目,的确?#34892;?#22823;干快上”。

其中一个佐证是,当时参与乐视网IPO项目的一位人士告诉腾讯《棱镜》,陈拥军带领团队成员将前期资料准备基本就绪后,在接近申报时期,汪家胜和栾培强才开始跟进,两人也是最后在保荐书上签字的人。

参与乐视网IPO保荐项目的S先生向腾讯《棱镜》称,汪家胜和栾培强是“在签字的时候,才开始看材料”。

X女士称,平安证券之所?#38405;?#19979;乐视网项目,可能的原因是当时IPO监管的“闸门”打开后,保荐人变?#26757;?#24120;紧俏,而平安证券的保荐人数量较多,项目周转率也相对较快。

一位中国证监会前发审委委员亦向腾讯《棱镜》,彼时的平安证券保荐业务以承接中小项目为主,在抢夺项目上凶猛彪悍,“与监管层沟通能力也非常强?#20445;?#24179;安证券时任总经理薛荣年曾经有过多年投行经历,在圈内被称为“投行一哥”。

X女士?#25285;?#24403;时的乐视网,登陆资本市场的愿望非常迫切,通常公司至少需要2-3年,而从乐视网Pre-IPO融资到乐视网IPO过会,仅用了一年半,“当时完成了Pre-IPO的那一轮融资,几个投资人都进来了。”

X女士所说的最后一轮投资?#24605;?#21253;括汇金立方投资管理中心(股东包括“王诚?#20445;?#20197;及令完成妻弟李军,两者分别占股4.54%、2.52%,列第三、六大股东,其股权于2008年12月29日完成变更。

多达7轮问询?谁搞定了李量?

2010年春天,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富凯大厦6楼,中国证监会一间被玻璃隔断的办公室内,37岁的贾?#23601;?#32456;于和李量见上了第一面。

按照监管要求,IPO审核工作流程分为受理、反馈会、见面会、初审会、发审会、封卷、核准发行等主要?#26041;凇?/p>

对于所有希望在中国A股市场“跃龙门”的企业来?#25285;?#35265;面会”是留下第一印象的关键时刻。李?#30475;?#26102;的职务是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、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。

陪贾?#23601;?#19968;起参加见面会的有3人,分别是乐视网时任副总裁、董秘邓伟,以及另外两位保荐代表。证监会方面则是李量,以及两名女处长、主任和预审员们。

“贾?#23601;?#24320;始不紧不慢地?#29627;?#20869;容无外乎乐视网的业务模式和目前状况?#20445;琒先生向腾讯《棱镜》回忆称。

贾?#23601;?#30340;陈述?#20013;?#20102;约30分钟,随后进入交流?#26041;凇!?#25105;觉得,李量是被老贾说服了,讲得很慢,讲?#26757;?#24120;好,非常合情理”“口才太好了,非常非常好,不是一般的好”时至今日,S先生回忆起贾的这场“过会?#27604;?#35760;忆深刻。

“绕一大圈子把一个事情讲完,讲完之后你会发现,大家都上了他的套。”S先生?#25285;?#22240;为大家都不懂,实质的理解和现在的理解还是不一样的,整个中国中间有一段弯路,工具、还是载体,不像现在互联网经济、互联网思想,当时老贾讲出来的东西很领先,但证监会还是不理这套的,万变不离其宗,收入就是收入,利润就是利润。”

在此之前的半年,成功将贾?#23601;?#36865;进发审会的是陈拥军的团队。X女士告诉腾讯《棱镜》,乐视网的反馈会先后进行了7轮,这是她前所未见的。

“我们之前做的一些项目,最多就三轮,?#34892;?#22269;有背景的传媒公司则会更快。”轮到乐视网时,“每一轮都会有新的问题?#20445;琗女士说。

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当时的创业板不太看好乐视网IPO。“(当时)会里支持,创业板部门的李量支持。”一位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告诉腾讯《棱镜》,但这两个层面的问题,都不是陈拥军本人能力所及的。

对于在IPO前最后一轮融资中进入乐视网的股东汇金立?#21073;琗女士和S先生前后均向腾讯《棱镜》坚称当时对其背后股东背景并不知情。

“我们开始还真不知道,只是后来看媒体公开说这个事情。从形式上,我们没有感受到任何对我们有优惠的地方。”S先生分析称,在IPO中,这类股东“最多是锦上添花,不可能雪中送炭,明显不行的给你过了。一个人可以,两个人可以,你要同时搞定7个人。”S先生说。

(注:7人分别系深圳证券交易所上海中心副主任付彦、浙江天健东方会计师事务所王越?#39304;?#21271;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孙小波、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张云龙、上海众华沪银会计师事务所李文祥、亚太(集团)会计师事务所谢忠平、江苏世纪同仁律师事务所朱增进。)

“当时对很多历史沿革的梳理,都是基于法律工商登记的层面。”X女士抱怨,保荐机构很少去挖掘背后的东西,当时也不具备这种核查机制和核查能力。

但是,?#40092;?#35777;监会原发审委委员则告诉腾讯《棱镜》,当时的汇金立?#21073;?#22312;市场中?#34892;?#30693;名度,很多人?#36158;?#36947;这家企业的深厚背景,“会里领导肯定知道。”

2014年12月,因涉嫌违法违?#20572;?#24050;调任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?#24535;?#38271;的李量接受组织调查。2016年11月,检方开庭指控:2000年至2012年,被告人李量利用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、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广东?#24471;?#33647;业、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?#34987;蟶鲜?#25552;供帮助,并于2000年至2013年收受?#40092;?#20844;?#23601;?#36164;人所送财物,?#24067;?#25240;合人民币693.6万元。

造假悬疑

2010年6月4日,乐视网招股书申报稿公布,一时震惊舆论。

曾参与视频网站酷6网早期融资的?#21331;?#36164;本CEO王冉告诫,“据说有家做新媒体的公司马上要创业板‘上会’了。建议发审委的委员们多向行?#30340;?#30495;正的专?#19968;?#30456;关服务机构咨询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华兴资本CEO包凡则更直接:“一个排名17的视频网站,?#20174;幸的?#31532;一的财务?#21103;輳?#21464;戏法啊。”

这些质疑让X女士焦头烂额,他抱怨有时候券商做项目,最怕的就是外界舆论干?#27966;?#26680;,或者给审核提供反馈。

X女士回忆,2010年6月,过完李量的“发审会”后,她自我感觉?#23433;?#19981;是?#25970;?#20048;观?#20445;?#20294;当天下午,捷报传来。

2010年8月12日,乐视网成功登陆创业板,开盘当日及上涨47.12%,成为中国视频行业第一股,贾?#23601;?#26080;数?#34583;?#21463;高光时刻。

在随后的7年间,世人则看它起朱楼,宴宾客,直至如今楼倾。如今,乐视网市值已由最高位的超1500亿元跌至最近一次停牌时的612亿元。乐视网停牌已逾半年之久,无数投资者被套牢,复牌或退市亦无说法。

但是,对于乐视网IPO是否被认定有造假,官方至今?#20174;?#30830;认。

当《棱镜?#20998;?#38382;S先生和X女士,据其了解?#21073;?#20048;视ipo究竟是否涉及造假?前者回复“应该不牵涉?#20445;?#32780;后者?#27425;省?#30495;金白银在这儿了,有?#35009;?#36896;假的?”

平安证券官方则向《棱镜》回应称“作为此项目?#40092;?#20445;荐人,平安证券勤勉尽责。”

2017年11月份,贾?#23601;?#26412;人则向《棱镜》回应“乐视网IPO?100%没有造假。”“被抓的十几个发审委员中,有三个审过乐视网的?#40092;小?#21487;以这?#27492;担?#20182;们不是因为乐视网而抓的,而是抓的人当中,有审过乐视网的。”

2017年10月份,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的7名委员中至少3名委员或因乐视网IPO相关事务被带走调查。《棱镜》获得的消息是,几位参与乐视IPO的前发审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后,审核乐视IPO的其他三位委员,也都被证监会纪委叫去谈话,但最终相安无事。

回到乐视网冲刺IPO现场。X女士与S先生均向《棱镜》确?#24076;?#22312;和预审员沟通的过程中,发审委当时质疑最多的是有关乐视网财务真实性的问题,这其中也包括广告客户和关联?#21073;?#38144;售的真实性也查了很多次”。

此时,外界曾质疑乐视网的前五大广告商中,有公司年营收几乎为零,却对乐视网投放了巨额广告。

对此,X女士解释称“对于交易对手当时还没有核查机制,从券商的角度?#29627;?#36827;来的钱是真的。比如说一家公司?#40092;校?#21487;能说服别人都给他打钱,那还有?#35009;?#20551;的??#24444;?#24378;调,“我们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钱,而不是虚增利润。”

腾讯《棱镜》试图联系到更多当时的平安证券乐视网IPO项目组签字保荐?#24605;?#38472;拥军、张特等人士时,对方讳莫如深;仅能联系到的几位,当提及“乐视网IPO”这段往事时,则保持沉默。

分享?#21073;?a class="bds_qzone" data-cmd="qzone">更多 ()
摩纳哥足球俱乐部数据
欧冠赛程 大发快三计划免费版 彩神app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2019金门娱乐 中超足球直播 极速时时开奖历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新时时五星直选 pk10走势图教程 单双大小投注技巧大全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北京pk10遗漏图最准 bte365正规网站 牌九至尊手机版 广东快乐十分辅助软件